乡愁记忆:消逝的大柳湖
来源:未知 作者:夏竹青 时间:2021-12-17 11:39:09 浏览:63

     多年以前,流行过一首歌,名字叫《梦里水乡》。每当那温婉的音乐响起,心中那根最敏感的情弦就被轻轻拨动,令我为之动容。不因歌词有多炫,也不为旋律有多美,只为"梦里水乡"这四个字,让我想起我的家乡和家门前的那个小湖。
       小湖很小。在珍珠般撒落在江汉平原上的众多湖泊中,也许是最小的一个,却有一个不小的名字——大柳湖。传说是因为湖中有一棵百年大柳树(当地又称为杨树),亦说是因为沿岸种滿了柳树,故得名。我以为前一种说法更有道理,因为从我记事起,那棵老杨树就在那里。
       大柳湖真的不大,沿湖走一圈不过几十里,我的老家夏家渊,就在湖的北岸。而隔湖相望,直线距离不到两里路的南岸赵塆村,就是如今大名鼎鼎的"雷布斯"雷军出生的地方。儿时眼中的大柳湖波光粼粼,百草丰茂,菱藕遍地,鸟鸣鱼跃,宛如仙境。春天的大柳湖,清波荡漾,草长莺飞,蛙鼓齐鸣,浮萍铺满水面,一湖新绿让人心醉,"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夏天的大柳湖,举目望去,滿眼红莲碧荷。后来读到杨万里的诗"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时,心想这说的分明就是大柳湖啊!到了秋天,大柳湖里莲蓬熟了,芦花白了,湖边农田里成片成片的稻谷一片金黄,就会想起毛主席"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的诗句。而那时的冬天,会经常下雪,大柳湖被大雪覆盖,银装素裹,静谧而安祥,偶尔见一渔舟停在湖上,俨然一幅"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水墨画。
       生在大柳湖边,自然能得到她的厚爱。儿时记忆最深的,莫过于吃不饱肚子。其实那时生产队连年丰收,但粮食绝大部分都作为公粮卖给了国家,只能留一小部分作为口粮,而口粮要首先保证壮劳力吃饱。我家兄弟姐妹多,劳力少,父亲在县城上班,微薄的工资只能贴补日常零用,分的粮食少,总不夠吃,年年超支。好在那时超支就超支了,生产队不会让你饿死,但大家都吃不饱。是大柳湖的无私馈赠,给了我们裹腹的食物。莲藕,菱角,鸡头米,茭白,荸荠,水芋头等等,而莲藕是最能充饥的,淀粉多,口感好,还经饿。在那个饥饿的年代,是大柳湖养育了我们,帮助我们度过了那段艰难时光。
       我家门前是一片不大的棉花地,生产队的禾场(打谷场)紧挨田边,禾场边一条不太宽的水沟,可乘船直通大柳湖。那时家门口离湖上那棵老杨树不足一里路,我们一帮半大小子,常常在星期天和假期结伴下湖,那里是我们的乐园。春天,我们会在一大早背上竹篓,踏进颇有凉意的水田里去捉鳝鱼,或是在暖阳下,去草丛里找鸟窝掏鸟蛋,运气好的时候还可以捡到野鸭蛋;夏天和秋天是我们最开心的季节,一到老杨树下,就离开了人们的视线,大家一起脱光衣裤,赤条条跳进水里,打闹嬉戏,摸鱼踩藕。有时会拿一根竹子做的钓杆,头上倒扣一张荷叶,蹲在老杨树下,静等鱼儿上钩。或是扛一把鱼叉,瞪大眼晴盯着湖水,随时准备向水草边游弋的大鱼发动致命一击。还有很多捕鱼捉虾的把戏,每次都会让我们有所斩获。等到莲蓬熟了,我们便相约去偷摘。那时湖上野生的莲蓬也有生产队的人守着,不让随便摘。有一次我们几个小家伙与守莲蓬的人斗智斗勇,终于得手,摘了一大口袋,最后还是被发现,我们落荒而逃,到了老杨树下,才发现装满莲蓬的大口袋在慌乱中扔下了,再看每人身上,都被荷梗上的小刺划下了道道伤痕,大家相视大笑: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大柳湖虽小,但恬静,深邃。在寂寞无聊的时候,我们会躺在湖边的草地上,静静的看着湛蓝的天空,看着天空中的云彩瞬间变化出各种形状,于是理解了什么叫"白云苍狗"。有时候我们也会望着天边的落霞,大声说着自己的理想。我那时只是想,晚霞落下的地方是哪里?而朝阳升起的地方又有什么?
       高中毕业后回到生产队,在湖边割稻子的时候,一抬头,望见不远处的湖水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金光,我忽然想离开大柳湖了。大柳湖固然很美,但我也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那朝阳升起和晚霞落下的地方我都想去。
        那一年冬天,我穿上军装,真的离开了大柳湖。我以为离开了就会慢慢淡忘,然而几十年来,最令我梦绕魂牵的却正是大柳湖。最初几年回乡探亲,发现大柳湖开始被沿湖各村争相围湖造田,湖面越来越小。又过了几年,大柳湖的水面彻底消失了。基本变成了农田,后来又听说要发展养殖业,人们又开始在农田里挖鱼塘,养鱼种藕,然而大柳湖已沒有了旧时模样。再后来每次回到老家,看到原先满湖碧波变成满眼油菜花,心里总是五味杂陈。
       几年前听说家乡发展旅游,开辟了一个景点,名曰"梦里水乡",我心里的那根情弦又被拨动。于是趁同学聚会,欣然前往,以为或可一解阔怀。然而到了景点,却令我颇为失望,景点设计很好,也很值得一游,但与我记忆中的大柳湖却相去甚远。
       在回市区的车上,望着窗外遍野金黄的油菜花和碧绿的麦田以及间或一闪而过的几方鱼塘,我告诉自己,大柳湖已经消逝,再也回不来了,再见只有在梦里——那才是我的"梦里水乡"。
             
           2021.12.8